鬼故事网发布最新最全原创【民间鬼故事】小说,小说故事内容精彩丰富,欢迎读者们一起来探索!

民间鬼故事:矿井的密秘

发布:鬼先生 2019-09-05 分类:民间鬼故事 浏览:

        欢迎各位读者来欣赏民间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“矿井的密秘”:
  还记得儿时,村内沒有饮用水,一家人吃的用的水统统需到半里外的几眼大井里去挑。因此每日早晨,我都是大清早起來,身上小竹桶,追随爸爸踏入青石砖上的露珠儿去村头担水。
  守在井边的人许多,因此要大排1个长队,大家就在互相问好中消磨岁月,说说笑笑,始终等你太阳光儿外露脸来,初升的太阳照在手上,好似披了一层层温和的外套,十分舒服。
  我说爸爸,我们后院子并不是也是一口井吗,为何硬要不远千里地赶来这儿来抬水呢。爸爸傻笑说,这儿的水甜啊,你没看到,全村都的人都喝这里的水呢。
  它是1个无法要我相信的原因,我认为,水就是说水,淡而无味,完全沒有甜酸苦辣之分,因此我的嘴唇撅了起來。爸爸抬起无名指刮刮我的嘴唇,说,每日清晨起來,舒经舒经骨筋,能够长就一幅健康身体啊。
  可我想要的确是后院子那眼早就湮没在杂草中的井。井檐上早就苔迹满满,曾经的我踮起脚趴到井檐上朝里张望,见到的仅仅黑汪汪的河面,我找了一块儿碎石子扔下去,令人费解的是居然沒有溅起一丝丝波浪纹。
  村内的小孩常常神秘兮兮地跟我说,大家家的那眼井,你不怕吗?你沒有看到过怪异的物品从里边冒出?
  我高兴地抬起头来,怕什么?不就是说几眼深水井么,还能钻出来这条蛇怪来?井栏下的蹲草,每晚常有一头蟋蟀叫得很朗朗上口,那算是我非常憧憬的物品,可是沒有多次可以把握住它。
  以便证实我的无所畏惧,把我小伙伴们叫到家中来,当众她们的面爬上去井檐上,朝她们招手道:“大家看见吗?大家敢上来吗?”井檐上滑得利害,我迫不得已提心吊胆地围住它转圈圈。直至姥姥大喊大叫着将我抱下来,姥姥头顶头发较为散乱,双眼泛白,模样很可怕,冲着井口叫道:“因为你愿意对付,但是我不重要小孩啊,全是独自一个人的错,你可以我死,就托个梦帮我,我立刻就出来。”
  当日夜里,我还在睡觉时好像听到一阵阵欢笑声从井边传出,因此我睡眠飘忽不定地赶到井边。月色皎白,看见了1个与我通常大的小孩子,戴着小西瓜帽,衣着这件大红色棉衣,正爬在井檐早朝我扮鬼脸。
  “我是谁?”我询问道。
  小孩子不断地笑,手上拔浪鼓儿摇得咚咚咚响。因此我又问:“你也是哪家的小孩,家里妈妈呢?”
  小孩子向我挥手,我来到他的身旁,孩手指指井里边,贴紧我的耳朵里面说:“母亲在下边,轻一点儿,别弄醒了她。”小孩子的脸冰凉,尽管是基本上贴紧我,可我依然觉得不上他呼出来热流。
  我心里怪异,问:“你我住在这里下边吗?”
  小孩子说:“对啊。”
  我伸手去摸小孩子的棉衣,冰凉凉,软绵绵的,似有似无,却很干躁,一点儿沒有浸湿的征兆,我却说:“那里边全是水,为何手上一点儿也不湿呢?”
  小孩子疑惑地望着我,说:“我没偷啊,这儿就是我大门口,为什么会有水呢?”
  月已偏西,井口彻底笼罩着在井栏的阴影之下,我只见到黑隆隆的一整片。我凝视着小孩子,他的脸很白,白得基本上沒有一丝丝鲜血。我说:“你始终都住这里吗?”
  “对啊,都住了很多年了,从未人陪我玩,我孤独得很。”小孩子低下头来。
        读完民间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“矿井的密秘”,你有什么想法,欢迎告诉鬼先生哦!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